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洪荒之石矶

第875章 走了

洪荒之石矶 一叶金 1055 2020-11-21 13:39

  石矶的思绪已随风飘远。

  她不曾去听寝宫中翻来覆去无法入眠的声音。

  也不曾去听灯火通明华丽大殿中的怒吼咆哮。

  她想着一件事的来龙去脉,这也是她回来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她这一想,便想了十年,天下起了雪,霜染华发又干枯的妇人终于走到了她人生的尽头。

  空荡荡的宫殿里,只有两个人。

  妇人孤零零的躺在床榻上,好像缩水了一般瘦小,妇人睁开了眼睛,她嘴角蠕动,“为什么?”

  这一次,妇人眼神前所未有的复杂,有不甘,也有不解,还有一个母亲的不舍。

  十年,她这个女儿陪了她十年,在这一刻,也只有她守在她身边,她岂会无感。

  “因为你是我的母亲。”

  妇人嘴角勾了勾,有一种释怀,但她还是看着石矶,因为她还要十年前的那个答案。

  “因为你要的太多,我只能是你的女儿。”

  妇人瞳孔一亮,又慢慢散开,她走了,没再说一句话,是带着遗憾,还是释怀,已说不清,也不再重要,人死如灯灭。

  这座寝宫的灯终于熄了。

  因为这里没了主人。

  石矶将自己的母亲葬在了她和小白玩耍的大树之下。

  石矶关上院门,踩着积雪踏着夜色离开了她出生的地方,也是她母亲去世的地方。

  她相信没有人会去打扰这里的宁静,因为齐国已经乱了。

  她这个令她那位名义上兄长如鲠在喉的妹妹,也顾不上了。

  临淄,这座齐国最负盛名的国都也不再繁华。

  齐襄公的荒淫无度将他老爹攒下的家底也挥霍的差不多了。

  如今的齐国,再不负中原小霸主的地位,齐人的精气神也落到了一个低谷。

  石矶走在临淄城的大街上,行人衣着破烂者众,面有菜色者多,这可是冬天。

  国都尚且如此,其它地方就更不用说了,冬天,对很多人,便是生死关。

  她见过殷商奴隶大冬天拉车的场面,换了一个朝代,还是有了变化,不管是国人,还是野人,至少都是人了。

  没有人当牲口用的场面了。

  石矶朝城外走去,不过她在路过一处阁楼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。

  她站了很久,也听了很久,然后转身走向了阁楼。

  阁楼的门敞开着,石矶还是问了一声:“有人吗?”

  接着是一阵嘈杂,叮叮咚咚,好像是碰倒了什么东西。

  “公子请进。”

  一个女孩的声音。

  石矶抬头,看到了一个摸索下楼的红衣女孩,石矶微微失神,女孩年纪不大,十一二岁,长的也不好看,她一边一下楼一边看向门口,视线却不曾落在石矶身上,因为她看不见,是个盲女。

  “琴弹的不错。”

  女孩微微一怔,接着嫣然一笑,石矶却皱了皱眉头,道:“不要这样笑了。”

  女孩又是一怔,半晌不知说什么好。

  “这里就你一个人吗?”

  女孩黯然点头又摇头,道:“还有很多姐姐,她们进宫去给国君献艺去了。”

  石矶没有再多问。

  女孩本想笑,又想到这位公子不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