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都市强化系统全领域制霸

第3310章 妹纸,我能坐你对面吗

  夜弘眼睛一亮,连忙往那妹纸的对面位置走去。

  临到跟前,将一大摞书往桌上一摆,对那看书的神族妹纸龇牙一笑:“妹纸,我能坐你对面吗?”

  对面的妹纸缓缓抬头,一头神族人特有的白色长发滑落开来,露出了一张清秀如玉的面庞。

  一黑一银的奇特异瞳注视着夜弘,带着促狭笑意:“妹纸?”

  夜弘瞬间瞪大眼眸,心里更是大呼见鬼了!

  因为他清楚地看见了对面这个“妹纸”的喉结!

  而“妹纸”的面容虽然清秀,声音也温和平缓,却依旧能听出是个富有磁性的男性音线。

  这哪是妹纸啊,分明是个长得比妹纸还要漂亮的汉纸!

  “不、不好意思啊,我有点近视......”

  夜弘尴尬地只想钻进地缝里。

  蹩脚的借口,连他自己都不信。

  对面那个汉纸看到夜弘的窘迫后,微微一笑。

  一瞬间绽放的奇特魅力,让夜弘忍不住在心中吐槽:这是个妖怪吧?

  “请坐。”

  汉纸伸手示意道。

  夜弘干咳着坐了下来,赶紧拿起书翻阅,试图让这尴尬的气氛赶紧翻篇。

  哪曾想,对面的汉纸却是放下了书,饶有兴趣地看着夜弘:“你不认识我?”

  夜弘顿时一愣。

  莫非这家伙是什么名人?

  对此,夜弘只能老老实实道:“我是新来的。”

  说着,又低头看书,摆明了不想和他多说话。

  因为夜弘发现每和这家伙对视一次,心中就尴尬一分。

  若不是舍不得手里这些书,他估计会掉头就走。

  “哦,新来的啊——”

  汉纸拉长了腔调,瞥了一眼夜弘手腕上的手环,笑而不语。

  就在夜弘以为对面被自己冷淡的态度劝退时,从对面飘过来的一句话惊得他差点咬到了舌头!

  “你好呀,我叫珀斯昂。”

  “咳咳咳......”

  夜弘顿时被口水呛到,连连咳嗽了起来。

  突然的动静,吸引了四周不少动静。

  而那些人看到夜弘对面的汉纸时,都是面色一变,默默拿着书远离二人。

  好一阵子,夜弘才停止了咳嗽。

  一脸迷惑地看着对面的汉纸:“你确定自己不是在开玩笑?”

  然而四周那些人的反应,似乎已经证明了什么。

  汉纸耸了耸肩:“我确实就是神皇太子珀斯昂,没有和你开玩笑的必要。

  那么你呢,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......夜风。”

  “夜风啊......好像是个东方名字呢。”珀斯昂带着思索道。

  夜弘点了点头:“我是混血儿,从小在仙域长大。”

  这是夜弘很早就给自己设定好的身份。

  他知道自己虽然有神术在身,可毕竟从未来过神域,即便提前做好功课,也难免会在细节上暴露出对神域的陌生。

  与其如此,倒不如伪装成一个混血儿的身份,也可以省去不少麻烦事。

  “原来如此!”珀斯昂好似对此毫不怀疑。

  反而是一脸求知欲地看着夜弘:“夜风,你既然是混血儿,那会不会同时修炼两个种族的能力?”

  夜弘一怔,而后摇了摇头。

  有关混血儿的问题,夜弘曾经做过专门的调查。

  按照常理,混血儿本该继承父母的双重天赋。

  然而在古界里,不知道为何,混血儿往往只会继承父母当中一方的天赋。

  甚至于,两方天赋都可能无法继承,成为一个永远无法修行的废人。

  或许当初玄猫族和人族一并阻止玲珑父母结合,也是因此而考虑。

  另外一个例子,便是浮石。

  身为陨石族和人族的混血儿,她倒是幸运地继承了人族一方的天赋。

  然而她的父亲龙岩,似乎有着某种方法,将浮石体内的陨石族天赋一并唤醒。

  带她前往天外的炽空陨星修行,便是为了这个原因。

  夜弘编造的这个夜风身份,便是一个只继承了神术天赋的混血儿。

  珀斯昂认认真真地听着夜弘讲述的这些东西,而后黯然一叹,苦笑道:“看来我就是属于运气不好的那种,没有继承到父母的半点天赋,是个彻头彻尾的废人。”

  夜弘瞳眸顿时一震,下意识定睛看向珀斯昂。

  “叮!触发宗师级看破能力......

  看破完毕,当前目标:无法修行的混血儿。

  威胁程度:极弱。”

  夜弘心下骇然。

  他怎么也没想到,传闻中至高神皇的唯一继承人,神皇太子珀斯昂,竟然是个无法修行的废人?

  可他明明记得神皇莱特林一生无伴,是捡到的珀斯昂啊!

  难不成......

  夜弘脑海里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。

  莫非传闻有误,其实珀斯昂是莱特林和某个外族女子结合后生下来的?

  只是为了颜面,所以才编造了一个所谓捡来的事实?

  夜弘越想越有可能,看着珀斯昂的眼神不由变得同情起来。

  他似乎明白,为什么堂堂一个神皇太子,会一千年都对皇位没想法了。

  因为他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啊!

  他也明白,为什么神族科技众会打算让莱特林将皇位传给珀斯昂了。

  因为没有半点修为的珀斯昂一旦成为新皇,对他们根本毫无威胁!

  原来,这便是真相。

  然而这个真相,对珀斯昂本人来说却是极其残忍的。

  不仅从小无法修行,如今还被当成了两大派系争权夺利的工具。

  甚至连自己的父亲,都不肯承认是他亲生的。

  即便如此,珀斯昂仍旧能保持平易近人的性格,着实是难能可贵了。

  想了想,夜弘决定不再继续在珀斯昂的伤口上撒盐。

  便转移话题问道:“太子殿下,我记得你不是被关在那座小院的吗?

  莫非是逃出来的?”

  珀斯昂好笑地摇了摇头:“你觉得以我的身手,能从防卫森严的院子里逃出来吗?”

  夜弘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暗骂自己一声蠢货。

  看来结论只有一个,是神族科技众会故意放珀斯昂出来的。

  可他们就不怕珀斯昂逃走或被人趁机救走?

  突然间,夜弘想到了周浩的钓鱼理论,瞳眸顿时一凝。

  而珀斯昂又一次瞥了一眼夜弘手腕上的手环,大有深意地笑了笑:“遇见......真是奇妙的东西,无论是天然的还是人为的......

  很高兴认识你,夜风。”

  说着,拿起书往图书馆外走去。

  夜弘愣愣地看着珀斯昂高挑清瘦的背影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