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剑仙在此

第八百七十章 把她还给你好不好

剑仙在此 乱世狂刀 2269 2020-11-21 15:51

  水疗术对于天人强者造成的伤势,有着无与伦比的治疗效果,可以瞬间愈合伤口。

  但对于神灵造成的伤势,效果就要差很多。

  愈合缓慢。

  不过却可以保持伤者的生命力旺盛,不至于因为伤势以来的其他负面效果而死。

  浑身浴血的剑之主君,当场就被林北辰奶绿了。

  她伤势极重,但却如丝毫未察觉一样,反而更关心战况,震惊地问道:“怎么做到的?”

  林北辰笑了笑,道:“你知道的,我有一招将对手关起来讲道理的天人技,‘千草神’被我拉进小领域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一番思想政治教育之后,他就羞愧地自爆了。”

  剑之主君翻了个白眼。

  我要是信你那才是傻子。

  不过,习惯了林北辰满嘴跑飞舟,有一点可以确定:‘千草神’是真的死了,彻彻底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了。

  终于结束了。

  她心中松了一口气。

  前所未有的疲倦袭来,剑之主君眼前一黑,意识崩散,身躯一软,直接朝着下方坠落。

  意识彻底消散之前,耳边响起了林北辰的惊呼,接着又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怀抱,熟悉的男子气息……

  她第一次如小女人一般,将螓首温柔地靠在那颗跳动着炙热心脏的胸膛边,嘴角带着一丝释然的笑容,沉睡过去。

  ……

  京城,神殿山。

  长夜将尽。

  黎明即至。

  天色依旧黑暗,青穹尽头星辰闪烁。

  云层早已彻底消散,意味着明天将是一个难得的晴朗好天气。

  中央神恩神殿。

  林北辰坐在床榻边上,浓密的黑色剑眉紧锁。

  床榻上,剑之主君面色雪白,不带丝毫的血色,仿佛是一尊没有生命气息的玉美人一样,情况非常不妙。

  过去的四个多时辰里,神殿中的祭司们,尝试了各种办法,都不能将沉睡之中的剑之主君唤醒,并且感应到她的神格之火,越来越微弱……

  神陨。

  这个念头在所有人的心中无法遏制地冒了出来。

  神殿教皇花倾颜等大主教们,已经是惊惶难自控。

  望月大主教更是老泪纵横。

  最忠贞的信徒们,跪在大殿之中,吟唱神曲,为剑之主君祈福,贡献信仰,以期待可以有奇迹发生。

  林北辰也先后多次施展【水疗术】。

  但意义不大。

  剑之主君燃烧神力过度,伤及了神格本源,就算是有【重楼】这样的神果,也已经无力回天。

  林北辰的心中,百转千回,一阵阵难以遏制地难受。

  时间流逝。

  远处天边,地平线上浮起一抹金色的光芒。

  朝阳穿越千山万水,照射在神殿山上,又通过神殿的侧窗,在剑之主君的脸上,洒落一抹纯粹的金色。

  似乎是因为感应到了阳光的温暖,剑之主君的睫毛微微翕动,旋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  雪白的脸上,掠过一丝不自然的殷红。

  林北辰大喜:“你……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

  这一语,惊动了神殿中虔诚祈祷的祭司们。

  教皇花倾颜三步并作两步,冲到近前来,看到剑之主君恢复清醒,顿时大喜,颤声道:“冕下,您……”

  剑之主君微微侧过头,看到花倾颜,道:“你们……都出去吧。”

  花倾颜一怔,旋即看了看林北辰,明白了什么,转身带着其他祭司们,都离开了神殿。

  剑之主君目光落在林北辰的脸上。

  这张脸,以前看着也不觉得有多好看。

  很多人都说林北辰是帝国第一美男子。

  但剑之主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并不以为意。

 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再看时,突然觉得,这个男人他长的可真好看哪。

  剑之主君心中升起一个在她看来非常荒诞的念头:这大陆,还有那遥远的神界,哪怕是最清澈的湖泊,都不如他的眼眸;最俊逸的山峰,都不如他的鼻梁;最优雅的山谷,都不如他的眉弯;最美丽的草原,都不如他的脸颊……

  这上下两个世界里,最美丽的风景都集中起来,也不如眼前这个少年的这张脸好看。

  “你会……会不会……怪我?”

  剑之主君气息羸弱地道。

  “啊?”

  林北辰没有反应过来,讶然道:“怪你太迷人吗?”

  剑之主君脸上浮现出一抹笑。

  一开口就是老渣男了。

  但这样的话,她却突然爱听了。

  “你当初来神殿山,是来找夜未央的吧?”

  剑之主君道。

  林北辰一怔,旋即微微地点头。

  这个话题,在两人之间算是一个小禁忌,绝少提起。

  “所以你怪不怪我,将夜未央的肉身占据?”

  剑之主君虚弱地问道。

  林北辰沉默了片刻,点点头,道:“怪过。”

  剑之主君听到这两个字,脸上浮现出两团酡红,心中最后一丝芥蒂烟消云散,整个人轻松了很多。

  怪过。

  那就是现在不怪了。

  “那我现在,把她还给你,好不好?”

  剑之主君眉眼之间,含着温柔的笑,在这一瞬间,仿佛真的是曾经那个单纯清澈的夜未央回来了。

  “瞎说什么,那都是过去式了。”

  林北辰压着对于夜未央的怀念,在强大的求生欲支撑之下,语气温柔地道:“我现在只要你。”

  “呸。”

  剑之主君的精神逐渐好起来,道:“说谎。”

  林北辰心中就有点慌。

  我都这么用心地表演了,还被你看透?

  “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这个含羞带怒的表情,不但更有魅力,也终于让我觉得,你是一个有喜有怒的活生生的人,让我更想亲近。”

  他连忙转移话题。

  剑之主君缓缓地坐起来,身躯软绵绵地倒在林北辰的怀里,螓首靠着他的胸膛,淡淡地问道:“那我以前在你的心中,就不算是一个人吗?”

  我屮艸芔茻。

  送命题。

  林北辰:_| ̄|●?

  给跪了。

  您这什么脑回路啊。

  “呃……以前的你,更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,准确来说,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,美丽高贵,如冰山上的纯洁无垢的血莲花,让人想要亲近却不敢,却又难以控制自己的征服欲。”

  他组织语言,面不改色地道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剑之主君轻笑着:“虽然是谎话,但我很爱听。”

  她伸手挽住林北辰的脖颈,发丝因为静电而贴在林北辰的脸颊和衣服上。

  她轻轻地挪动螓首,耳朵贴着林北辰的左胸,听着那强劲有力的心脏跳动声,感觉如此真实,却又逐渐遥远……

  “我把她还给你……”

  她低声喃喃地道。

  语气微弱但却坚定。

  仿佛是终于做出了某个艰难的选择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